旅游大军开拔

清晨8点50分,赶到 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加入旅游团,顿时有找到组织的感觉。这是50多人的大团,我们坐一辆大巴,离开法国,首站比利时布鲁塞尔。

项目安排是在4天内拜访4个国家。尽管我羡慕老外多是清闲的度假方式,但我还处在旅游的初级阶段,有太多的好地方没去过,无法在一个地方耗磨时间,所以羡慕归羡慕,执行起来仍是选择蜻蜓点水式的项目。丽丽导游称此行是“印象之旅”,非常贴切。

团员以留法的中国学生为主,而且女生占绝大多数(不晓得为什么,难道男生不喜欢出游?)。导游介绍完行程后,请每个人做个自我介绍。其中一个小女生的介绍很有意思,她说她最近学习没学好,学英语嘛考了托福以7分之差挂了,学法语嘛也没通过学校的考试,她老爸说,“既然你没学好,那就去玩好吧”,于是她就入了这个团。我觉得她老爸给我点了一个子女教育的思路,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魄力去贯彻这种思路。

在抵达布鲁塞尔之前,途经滑铁卢古战场短暂停留,然后进入欧洲首都布鲁赛尔市,游览原子球塔景区、中国楼、日本塔、独立门、王宫广场、市政厅、大广场、撒尿童等。夜宿布鲁塞尔 Holiday Inn Express。

Embracing Paris

I have been in Europe for long time, but never had a chance to visit mainland Europe. Too busy or no spare money seems to be the reasons.

Today, after long time dreaming, my wife and I finally landed Paris Station (Gare du Nord) via eurostar on 9:00 am Paris time. We left language at hotel (too early to check in), then visited Cathédrale Notre Dame de Paris, Musee du Louvre, 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 and Tour Eiffel.

Paris – a charming city.

Marriage certificate is essential to apply France visa

我老婆经常帮学生申请法国签证,今天头一回给自己申请法国签证,结果卡壳了,原因是没带结婚证。

于是又懂了一个道理,陪伴签证的持有人在申请法国签证时,在其他常规签证材料的基础上,还需要一份结婚证。

补交材料,签证费倒不用再交了,只是明天还要跑一趟。

My view of Liverpool

在我到过的英国城市中,我最喜欢利物浦。利物浦号称欧洲的文化名城,我只在利物浦停留过一天,还没时间探究她的文化底蕴。我说我喜欢,说白了,就是喜欢她的外观。如果在英国投资物业,如果不考虑工作因素,我首选利物浦。为什么我把利物浦推崇到如此高度?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仔细想来,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上海,在英国这么年,到过的城市也不少了,没见过哪个城市有点上海气息,利物浦是个例外。

为了证明我的感觉是正确的,我归纳一下:

  • 利物浦也是个港口城市,构局也有点像上海,一条默西河(Mersey)仿似黄浦江把利物浦分为东西两部分,目前是利物浦东比利物浦西热闹,毕竟利物浦东位于内陆。
  • 阿尔伯特码头(Albert Dock)可以隔江远眺利物浦西。阿尔伯特码头于1846年由阿尔伯特亲王主持开港典礼而得名。该码头由约克郡设计师杰斯·哈特利设计,占地约2.8公顷,所属仓库用于储存来自远东地区的茶叶、丝绸、烟草和烈性酒。经旧城改造,阿尔伯特码头现已发展为旅游商业区,位列利物浦首要旅游景点,十足的上海外滩。
  • 利物浦步行街规模庞大,英国其他城市的步行街根本无法与之相比。利物浦步行街在历史建筑群基础上往外扩建,我把它分外新旧两部分,新的部分像徐家汇,时尚而尖端;旧的部分仿佛上海南京路,可以充分满足购物和欣赏建筑的双重愿望。

我事后了解到1999年10月18日,上海和利物浦结为友好城市,我衷心希望她们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两个月前拜访的利物浦,现在才写完观感,惭愧)

想去因斯布鲁克

看了想去因斯布鲁克

——城镇篇

挡不住满脑的睡意,却也挡不住满眼的纯粹——纯粹的绿坡,纯净的蓝天,纯郁的森林,纯洁的白羊……在田园中穿行的火车,犹如平飘于仙境,我的一双红眼,奋力地抵抗着上下眼皮的吸合力,看不尽的美色,道不尽的惊艳…..告别繁华维也纳的满街音乐,一路向西,向西,地势由平原过渡到丘陵,到山地,略过数不尽的森林,草地,红色的“别墅”,我的头脑犹如洗水过一般洁净,眼前的奥地利,兼具德国南部巴伐利亚的田园风光,巴腾符腾的豪莽森林,瑞士的湖光山色,心中的奥地利,极度纯美,纵情浪漫!

西行的终点到了! 一个小小的站台,一个MINI的小镇,一个国内团队几乎不去的小地方:因斯布鲁克。拖着巨大的行李箱,满足地步上古老的石板路,心中幻想的阿尔卑斯山下的美丽小城终于呈现面前:一个因冬季奥运会而闻名的小城,一个因联结欧洲南北东西的重要铁路枢纽而突显重要的小城,一个保留着各种建筑风格的蒂罗尔小城。

来到那家黄皮旅游书上推荐的小旅馆:“ZACH”,门堂很小,我当然也没介意,欧洲的旅馆,三四星级的也都这样,小门厅,小房间,一切简单却高价。选择它来安顿一夜,只有两个原因,离火车站近,而且据说早餐丰富。真没选错地方,RECEPTIONIST的一个小建议,就让我们狂省不少钱,一张21欧元的因斯布鲁克卡,让我穿行小城,上下山头,全部免费!

无箱一身轻,脖子上挂着轻灵的PENTAX,飞窜出旅馆。阳光,尽是阳光,和暖(不算火辣),但足够把人晒得麦黑。没有戴帽,没有涂霜,没有墨镜,我骄傲地走入同样未见防护的欧洲人群中,享受中欧特有的暴晒!

走上特雷西亚大街,小城的中心立马就全景般地展现眼前。在这条以奥地利多产女皇命名的大街中央,花团锦簇中高高竖立的科林斯柱顶,安祥的圣安娜面朝远方的高山,圆柱下的花圃中一个硕大的鹰形展翅的奥地利标志却让我心中一凛: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德国?不敢多想了,顺着六个由高渐低的音乐喷泉望过去,正北百米外的小巷尽头,怎么会是金光闪闪?人群象是被磁石吸引般地,缓缓地涌过去……漂亮的皇宫还是宏伟的教堂?CITY MAP上的德文指示是 DAS GOLDENE DACHL,出国之前看过一些奥地利的历史书,脑子里闪过马克西米安皇帝为庆祝其婚礼而在因斯布鲁克建造过一座象征性建筑:黄金屋! 呵呵,我曾以为那是满屋的黄金啊。走得愈近愈笑,我仅是断章取义而已。真正呈现面前的是一座长形的哥特式五层楼,酒红色的三角屋顶,米白色的外墙,诸多的深咖色木窗下怒现一片玫瑰色,青色的花茎被艳色的鲜花充盈! 终于被主题的黄金色狠狠地刺激了一下感官,一个突现出外墙的亭台,算是三层吧,雕梁画栋的亭柱和扶栏象极了中式的观景(戏)台,三角亭顶黄金一片,这就是远远地刺向我的金光! 抬起的众多肤色的脸庞均被下午的阳光叠加着金光照得煜煜生辉,当然还有慢慢流淌的金色油汗……黄金屋,算是够炫目了,但我更多地满足于欣赏建筑外表的的深色窗户,窗下红花,屋顶红砖,白色烟囱,因为那一片的黄金色若没有众多鲜艳自然的背景色彩和谐地相配,也就如同裸体戴金项链那样只能孤金自赏了。

黄金屋只是众多古旧建筑的一个名角而已,还有数不清的各种色彩和风格的古老建筑环绕广场,遍布全城。建筑大多是十五到十八世纪的产物,但几乎都是按中世纪的风格规划和设计的,古风甚浓。于是,信步由缰,东张西望,算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和欧洲许多城市一样,在黄金屋南面的老城中心广场,市政厅和城市钟楼总是不可或缺地成为城市的一个制高点。锥形的钟楼顶总是熟悉的哥特式,但与以前见过的慕尼黑,布鲁塞尔等欧洲大城市的钟楼不同,四周围绕的四个较低的尖顶塔楼却被巴洛克式的小洋葱顶所替代。很想登上去远眺一番,但想到明天就会去北面2300多米的HAFELEKAR 登顶,也就一忍了之。

路转石膏忽现!大块的石膏!蓝天映衬下的一幢五层大楼:白色的HELBINGHAUS大楼。晚期哥特式的弧形挑楼使整个楼显出不同反响的气势,惊叹的大嘴合不拢了,因为楼外表面添加的彩色的洛可可式石膏花饰图案象生日蛋糕上的奶酪花饰,徒添不少生气和花俏,金色阳光的斜射,更让这十八世纪的建筑映透出与周边楼面完全不同的活泼雅致的气质。当然,眼睛享受的同时,鼻子也没闲着。街上香喷喷的烤香肠气味让我的口舌尽享奥地利的“古道热肠”。闲聊中,卖香肠的酒糟鼻大叔告知,刚才看到的石膏大楼居然是座平民大楼,跟皇族根本没有关系。平民居住?艺术不是皇宫贵族的专有,而是浸润全民的心灵享受,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个国度全民谙熟音律,枚不胜举的艺术家名震山河。

在奥地利游历了几天,慢慢发觉那些和建筑有关的名人故居,历史名点,都会有红白双色的奥地利小旗从窗口或是门上挑出。于是,那些探寻文化气息的游人,可以止步,轻叩,探访,好奇地进去,满眼放光地出来。文化的击碰,总让人心神激荡。当我抬头看见了那面小旗,我们发现了…..路边土黄色的一座旅馆,花草掩映,居然是全奥地利最古老的旅馆。一二层的外墙是用大块的花岗岩堆砌成的,泛着黑青的幽光,三层以上大胆地粉刷以明亮的黄宫所用的土黄色,立窗半掩,青蓝一片。我将镱头对准了两个突出于二层的吊台,尖底尖顶,下半部工整地铭刻着隽秀的黑色诗文,碧绿的花藤随意地挂于窗下,两个吊台间贴挂着古铜色的耶苏受难像。幻想着自己站在吊台上的窗后,一定象是置身于大戏院的古典包厢内,俯视楼下街道上的来往人群,黄幔露天咖啡馆,不远处静谥流淌的千年因河,古今大戏尽演心中。

因斯布鲁克的建筑真是五步一惊,十步一叹,抬头低头都是灵感,胶卷的耗用量也大增。窄高的楼房紧密相挨,却因颜色各异,风格不同,竟无拥挤繁复之感。将历史的,宗教的,或是抽象的绘画大胆地置于建筑的正面,算是因斯布鲁克的一绝。站着看景累得慌,于是走入一家咖啡馆,其实不知说走“出”,露天一坐才算享受。小憩是假,近距离从下到上抬头看眼前这座高楼外的鲜活绘画是真。外墙整体刷成杏黄色,居中的三个窗户随着墙面霍然突出,顶上的阳台花枝招展,浑然一个绘画的平台! 从上而下,是一个怀抱类似瑟琶乐器的先知形象,如端坐祥云,目光缓释,下边的一双肥鸟引颈啄食丰硕的两串葡萄,五谷的图案环绕窗棂,连到底下,一对牛头扛出酒店的招牌:“SISINBUUG”,招牌两侧的豪放农夫或挎篮,或抱胸,笑嘴大开。惊诧于一切都是平面绘画,却有极强的立体感,画中的形象生气勃勃,呼之欲出,真花真草彩色窗帘融于画中,带出无尽的灵气。毗邻的那些哥特式,巴洛克式,或是混入文艺复兴式风格的建筑无不色彩炫丽,绘画满墙,什么盛装舞会,举杯畅饮,行船出行,还有更多看不明白的东东,把个街巷装点得生香活色,把游客撩动得心跳不止。

在欧洲的咖啡馆,酒吧,肯定是个结交朋友,了解当地风俗民情的好地方。老外外向友好的居多,不太有东方文化氛围下的都市戒备心理,所以我一句“HI”,就开始与邻座的喝着咖啡的金发红脸大汉开始摆龙门阵。当地人的建议真是许多旅游书中没有介绍的,而且是第一手的讯息! 半个小时的一通神聊,对因斯布鲁克外围的此山那峰有了个大致的了解,明天的登山计划基本确定。即将起身了,我很慷慨地准备为热心的先生买单,但他却执意要履行AA制。抿嘴一笑,东西方的差异呵。

饶有兴致地穿过一段连接各个古楼的文艺复兴式的拱廊,那是一段用各色圆滑线条将内拱装饰得极富跳动感的亢奋穿越,预感领着我拐进一处幽暗的小巷,豁然开朗,一个张牙舞爪的朝天雕塑型喷泉扎于三角形的小池中。即使凑得很近被喷了一头雾水,还是看不懂它是什么!三个手指?三根直立的竹笋?还是三只站立着的百脚爬虫?这种抽象的喷雕想想也应该有不少,点状地散落小城各处,给古典风格中加入了丝丝的现代气息。

阳光逐渐开始歪斜地洒向教堂的尖顶,不知不觉中告别了下午的炫日。不过,夏日的奥地利,日落很迟,还不用担心满天星斗的早早降临。只是搜肠刮肚的面包面粉类食物,早已将肚中的饿虫引出,我的眼睛开始搜索……按照国内的思路,人越多的饭店越到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扎入人堆,占领了一个古色饭店外的最后一个桌位。这次又是露天饭店,红色伞篷连营几十米,鲜花环绕,杯盘闪亮,侍者施展快捷的身手,穿梭其间,轻盈了得。点菜时与WAITER 交谈方知,我的运气真不错,又是在因斯布鲁克最具皇气的饭店大快朵颐了一番,虽说与皇室共餐如痴人说梦,但幻想一下茜茜公主在旁秀色笑魇的样子也足以佐餐。于是,奥式牛排,蘑菇鸡汤,土豆条,叫不出名的绿蔬,还有黑啤,冰块,一股脑儿卷入胃中,方泄饕餮之欲!

真的是到了黄昏,有了少许微风,欧洲人今年也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35度以上的温度把白皮肤的人种都赶到了有水的地方,所有的海滩如人肉场一般,即使是河边的算是平整的河滩的上也躺满无暇出远门去海边的人们。本来想逃离国内的热浪,却不曾想在欧洲也大受炙烤,长夜漫漫,却无空调,窗户洞开,汗腺还是通宵加班,加上每晚咖啡的诱惑,深度睡眠成了痴心妄想!

乘着微微的醉意,我兴步来到因河(INN)岸边。两岸狭窄的房屋将多彩的颜色散落在缓缓流动的因河上,黄昏柔和的光线将浅绿的河水照得如诗如画,动中带静。INNSBRUCK的意思就是因河上的桥,所以因河岸边的居民区就叫做因斯布鲁克城。具有1800年历史的老城,随着源自阿尔卑斯山的因河水变迁浮动,见证着欧洲中部的奥匈帝国的强盛和衰落。有道是:浮沉皆往事,因河尽了然。

想去柬埔寨

看了想去柬埔寨。

**金边****

过关:排队过关时,发现同组有人没有抵抗就交上了小费给海关官员,赶快换支队伍,排到那些背包客较多的队伍中去,以免交吃亏钱。同时,注意填入境卡时,“WHERE TO STAY”要填上较大的HOTEL,如“HOTEL PHNOM PENH”。也别忘了填DEPARTURE那部分的卡,否则又得重新排队了。

交通:金边机场基本看不到机场专线巴士,一般只能打的或摩托,TUK-TUK很少见,有些是窝在机场边缘地带的。至市区价格为:打的USD6,摩托USD2, TUK-TUK USD2-3。在市内转悠TUK-TUK都是USD1。

旅馆(GUEST HOUSE):推荐“阳光大酒店”,在河边的,离中央市场和皇宫都不远。是中国人(来自贵州的王萍小姐)开的,联系电话:855-12659928,住她的旅馆,打电话提前预订,可以机场接客的。房价为USD10-20,价格可谈,取决于面河还是背河,楼层高低等,房间还干净,带卫生间,空调,有电视,还附送一大瓶水。(在柬,瓶装水较贵,但也只能喝瓶装水,以免拉肚子)。

吃饭:就在此阳光大酒店一起的一家餐厅,有较多炒饭可选,USD2-2.5一份,味道挺好的。河边还有许多欧式的邻街餐馆,那是斩鬼佬,巨贵。

**金边至暹粒****

飞机:有许多早班机(早晨六点半至七点就有至少三班),一般USD60左右,元旦我们是付了USD64,再自己掏出USD5作机建费。建议坐飞机省出时间。

大巴:有好几个巴士公司可选择,建议乘坐MEKONG EXPRESS ,车票USD6,一天应该是两班,早晨和中午。从暹粒回金边,建议乘坐此巴士,早晨7:30一班,中午12:30一班,会有小巴士提早半小时至一小时去住的GUEST HOUSE接你。车上送一瓶水(干净的),历时四个半小时就到。

提醒一点,千万别坐快船,现在是枯水期,速度慢,且贵(USD25)。

***暹粒****

住宿:我们住的GUEST HOUSE是 RED LODGE, 地处市区的一侧僻静农家院落之中,绝对是闹中取静的去处,离旧市场等闹区很近。具体可见网址:www.redlodgeangkor.com 这个GH比较有背包客的气氛,有许多关于吴哥的图书和大堆网上下载的资料(英文),免费租用自行车,桌上的客人留言本被写得又厚又旧。早饭免费(面包,咖啡,红茶),芭焦免费,还有N多的DVD,可在院落中电视机中播放,该电视机公用的,可收N多台,有中央一台,凤凰卫视等至少五个中文台。在这里可以从Nat(主管),“菠萝”(雇员)处得到你所需的吴哥旅游资讯。房间干净,但国人不一定适应之处是:屋内无电视机,有独立卫生间但无热水,因那儿全年都热。但可以让NAT烧水,笑呵呵一大桶拎来,洗个简单的热水澡没问题。还有一点,夜晚鸡犬之声相闻,可以戴耳塞解决问题。(相比闹区GH听到的机动车声,这里的夜晚算是天籁之音了)

以上价格为USD12一间(带空调),预订后可以免费机场接客(TUK-TUK)。

另推荐一个GH:GOLDEN TEMPLE VILLA,就在RED LODGE旁边,比较新的楼房,条件比RED LODGE好得多吧,有热水,电视,免费INTERNET,价格为USD8-25不等,一般为USD15的房间即设施俱全。机场接客是否收费不明。相比之下,村舍感觉和背包客气氛不如RED LODGE,但设施条件应该好些,房间也多些,大队人马进驻倒是挺好的去处。联系方式:temple_angkor@hotmail.com

吃饭:推荐以下几家―――

1.        中柬混合风格的幸运酒楼,在主干道SIVATHA ROAD那里,周围还有许多中餐馆(德 旺海南鸡饭,广耀记),有个女孩叫阿芝,会讲国语,态度较好,可在那儿尝尝柬式炒鸡块(USD3),越式酸汤鱼火锅(USD3),味道可以,但是量太少。

2.        柬式餐馆:SOCHEATA RESTAURANT,在旧市场那儿,是当地柬人去吃的地方,炸春卷(USD2),炸青蛙(USD2),酸汤牛肉(USD1.5),量也不是太多。千万别点茄子炸鱼,我们恶吐了一阵。

3.        我认为最纯正的中式餐馆:也在SIVATHA ROAD那里,幸运酒楼过去,叫北京饺子餐馆,中餐的品种巨多,且烧得还纯正,价格USD1.5-2.5一份菜。那儿的饺子也很北方味。不错。

4.        早饭可去旧市场的林金真餐馆,点汤米粉,酸甜,加肉沫,豆芽等,味道很爽,价格好象是R2000。

5.        酒吧:实在太多,都在旧市场那边,欧式的,随便哪家都是老外坐满。有个RED PIANO,算是最辉煌的西餐馆,但等菜恶慢,我一眼望去,都是坐着的,没有吃着的。

另外,在景区内吃饭,不要太挑了,也就是各种炒饭(鸡,猪,牛肉,蛋等),USD1.5-2/份。说实话,柬人的炒饭真是香。注意:吃饭时TUK-TUK司机会同桌坐下吃份饭,结帐时店家问你是否一块结帐时,你得说NO,我们发觉司机吃饭应该是免费的,你若加付了,就被斩了。

还有,有空去尝尝柬式火锅,牛肉巨有嚼头。但我们未品尝过。

饮水:瓶装水可去超市“STAR MARK”及其它超市买,推荐柬产的“EUROTECH”,是带有英国国旗的商标,USD0.7一大瓶1.2L,我还买过其它水,EVIAN要USD0.8一小瓶,太贵。关于酒类,当地的ANGKOR啤酒口味不错,有点劲,USD1/听。

水果:椰子要一路吃过去,恶便宜又味纯,在暹粒,R1500一个,在吴哥景区R2000一个,在金边,R1000一个。(USD1=R4000),要买冰镇的。红毛丹R3000/KG,味恶鲜恶甜。

购物:非常惊讶地发现,与很多旅游书中描述的不同,无论是金边还是暹粒的旅游购物价格都奇高,与我们想象中的穷国低物价完全不同。如果想要质量较好的纪念品,没有四五个美金以上是很难寻到的,而且好东西还半价非常不易。在景区里,一排铅笔换一头牛或是一只本鸡的想法早已破灭,在这里的市场中,我更觉得象是一麻袋铅笔方可换一小段丝巾披肩。

总体来说,暹粒的旧市场里可以买些本地特色的印花布,披肩,包包,石雕挂像,像册,摆件,而金边的中央市场价格偏高,品种较少,只有一些银器工艺品选择更多些,可在此下单,而各种宝石,玉石方面的工艺品几乎全是假货,据当地人的可靠信息。下面列举几种我们下单的东东价格,以供参考。

印花棉布,较小尺寸的:USD1.85/张; 丝绸筒裙:USD7/件; 墙上吴哥风格挂像(石雕),较大尺寸的:USD10/个,较小尺寸的:USD5/个;桌上摆放的小石雕像:USD2-3/个;木制的首饰盒:USD4/个;影集相册(带有吴哥风格黄面皮的,可挂于墙上):USD5/个;银制工艺壶:USD10/个。

游览――――

推荐TUK-TUK作为交通工具,考虑到你们是两人。在路上,惊异地发现,有些TUK坐了三人,有些坐了四人,最多的坐了五人,还是壮大的老外,所以人再多点也可乘坐一辆TUK-TUK,别怕超载,反正车速不快,路况不错,交警绝迹。

现在是旺季,一般小环线(SMALL CIRCUIT)USD10,大环线连女王宫(BIG CIRCUIT)USD15。街上到处都有。如果住RED LODGE,建议让御用司机“TEA”(应该就是来机场接你的那个TUK-TUK司机)。态度好,笑容常在脸上,且如骆驼般不喝水。

若是七日游,建议还是在吴哥玩四天,前三天用上门票的,可以参考我们的三天游览功略,第四天想办法去很远的崩密列。崩密列是个绝对满足你探索欲望的古老寺群,残破地掩蔽在一片密林中,未经修复所以原汁原味。只是路程太远,荔枝山还要过去N公里。从暹粒出发,估计路上要耗去三四个小时,鉴于车况路况,TUK-TUK基本去不了,MOTO善跑烂路,同时也颠出烂屁股,所以只有包小车前往。包车费用巨高(USD60以上),还有USD5每人的进山买路费。

因为有许多工具书可以让你足够了解吴哥各景点的历史和细节,我们就不作述叙抄袭了,这里只是合盘托出我们的行程和感受,以及一些小贴士,具体如下:

第一天:

早班飞机从金边出发飞至暹粒,OT169 7:50到达。8:30被接至RED LODGE。9:00出发TUK-TUK奔往景区。先买票,USD40/人(三天)。切记,一定要在出国前准备好2”的个人照一张,否则得在门口排长队等拍照。

9:40从南门进入吴哥通,在南门下来先仔细看四面佛和搅拌乳海,东西南北四个门里这个门是保存最好的。

然后进入气势逼人的巴戎寺,巨多的塔殿,数不尽的台阶,门洞,浮雕,廊道。建议进入中心后,不要随着大队人马走,可以窜上跳下,进入冷僻处,有许多幽深曲折的廊道,外面强光照射,里面光影变幻,好好逛着,细细品味,时间刷地就飞过去了。肯定会有些小孩在眼前身后晃过,引发怜爱,洒些糖果过去吧,学有余力的同学可以满足他们“ONE DOLLAR”的请求。巴戎寺外墙的回廊,破败但是浮雕精美,游人散落。

这第一个景点就让我们耗去至少一个多小时,以至于出来之后在正午的阳光下,眼前忽来闪去的还尽是塔,台,廊,雕……一个令人疯狂的去处!

接着进入吴哥通中央广场,左面是宽银幕电影般一览三百多米长的战象台阶,太长太壮观了,即使许多大象已被岁月折磨得少耳朵断鼻子,甚至不成象形,但气势犹存。建议不仅远观,也可登上台阶走走,沿路有不少古石雕,仙女造型,美丽“飞”凡。随脚踢到的石块,也是精雕细刻。

往前走到头,又是一个突出的平台,到了癞王台阶。又得对着神仙层层叠叠的浮雕墙面吁叹一番,谋杀胶卷多多。

然后左转,沿着城墙,穿过小小的城门,进入皇宫内院。顿时寂静一片,游人消失,满眼的绿树参天。木结构的皇宫其实早已无存,只有大片空地算是遗址。

绕过一片废弃的池子,洒满了落叶,遍布浮萍,却奇迹般地有几朵红莲静静地探出水面。池内城门倒影立现。

前面是空中宫殿,一定要呼哧呼哧地登到顶上,方能从高处俯看吴哥通王城。不过,我们发现大树参天,视线被挡许多。下来时注意安全,这是吴哥全境内我们登临的第一个高层建筑。

绕过正在维修的上层已坍塌的巴方寺,从一座长桥走出王城,绿荫遮天的时空便告结束,霎时又重见天日。

13:00时分,吃过香喷喷的XX炒饭,又让饭摊的摩托载去好远去上了个专厕,继续上路。

开出吴哥通东门后,高密度地聚集着一些寺庙。如果有时间多,强烈建议去最近的托玛侬神庙来个大号午休。高耸入云的成群古木掩映着黑褐色小塔群,殿前阶上总有三两个人坐着看书休息,前前后后转悠一圈,懒懒地就此幽静入梦了。

隔路相望的就是被吹捧得很多的中国援建的唯一吴哥古迹:周萨神庙。想必是元旦佳节,工人们全部放假了,工地上只有若干个黄色安全帽随意搁着,在泛着白光的石块间格外显眼。神庙还未整修完工,倒是一旁的图片宣传栏夺人眼目。背手腆肚的领导人形象在各张照片中频繁出现,又象是一个政绩工程。 桌上留言薄中溢满赞赏之辞和豪言壮语,大同小异,只是一位游客留言让人哑人失笑,记不得原话,大意是:在吴哥众多古迹修复工程的宣传栏中,只有中国援建的周萨神庙有最高规格的领导人(江主席)来此留影!

TUK一路奔去,千万别忘了路边还有一些小小的古迹,若是司机不提醒就可能错过的。一座古时的断裂石桥就在路旁,几棵大树白生生的粗树根将石桥紧紧压住,让人唏吁一番。待后来看到塔布笼寺的盛景,方知此乃小巫见大巫了。

来到茶胶寺,山形的宏伟建筑颇有些金字塔之风,三层平台,五塔向天,又使之看起来比埃及的金字塔更加充实和丰富。据说登上茶胶寺顶,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荔枝山美丽的风景和吴哥通的全貌,尽收眼底。结果在午后的骄阳上,又是呼哧呼哧地从陡峭窄小的台阶上一无反顾地上到顶,但实践检验出这又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希望的泡沫破裂后,还得继续考验小腿的承受力和小脑的平衡能力,下塔总比上塔难呵。

在TUK上面假寐了二十分钟,路边开始出现长长的围墙,墙顶上安放着一块块的雕刻着各种图案的心形石块,让我不自觉地想起了藏区的玛尼石,这应该是塔布笼寺的地盘了。15:00左右终于来到了我们去之前就为之神往激动的塔布笼寺。巨多的叫卖小孩蜂拥而上,N多旅游大巴停在路旁,还有门口的第一次被查票,预示着这将是一个旅游热点。

进到里面,走了长长一段,沐浴在森林中,而未见到宣传中的巨树盘石。疑惑中,前方出现了高低不平的石道和大石堆砌而成的寺庙,强烈的废墟感和隐然而至的阴森感开始爬上脑门。穿门入寺,粗壮发达的树根如盘石巨龙一般冲向眼前,一个,两个,三个…… 越来越多的巨树,越来越大的巨石,越来越紧的压迫感,寺院在苦苦地支撑,但终究敌不过大树的自然力,一段一段的庙墙,一座一座的佛塔,被挤压,被贯穿,紧紧相拥着被摔倒在地,散落一片,还有更多的树与石在旷日持久的相互较量中呈一种奇形怪姿的不稳平衡姿态。在这里,游人总是很多,但树也多,树塔,树墙,树石合一更是多不胜举。此时的阳光已经不再那么强烈,于是不断地按动快门,继续谋杀着胶卷。跨过一道石门,走过一个庭院,拐过一个墙角,总又是惊现……寺庙里的许多大树上均有白色的数字印着,起初还数着,到后来放弃了,因为数字越来越大,看来有特点的古老大树应该数到四位数的。

从“古墓丽影”中逃将出来,TUK司机TEA礼貌地提醒我们,赶快往回赶了,不要错过了吴哥夕照的绝景了。于是我们一跃上车,开始了第一天的夸父追日。

去吴哥窟的路上,已经无瑕多看风景,心中紧紧地掐算着时间,听当地人说起这个季节的日落时间是5点多。现在时间可真不多了。终于接近了,吴哥窟那几座著名的尖塔掩在长长的围墙之后,前景是大片的水池。天空已呈灰蓝,阳光已经非常温柔了,金黄地洒向古老的建筑和横跨水中央的长桥,以及急勿勿地往里赶的游人身上。马上跳下TUK,心跳不止地按动快门。里面才是更佳处,于是晃过门卫,(这里也要检票的),火速冲上长桥。不过后来回想,其实在吴哥外边远眺红日将尽的景观更是大气和广角,建议在此多呆一会,倚栏眺望,绝对值。来到内部主殿群之前,还要再跑过第二段长长的石桥,进入主殿之前,又是跨越多道的殿门。殿堂的三层台基之上,均有方形的回廊环绕,数不胜数的精美浮雕在眼睛两侧疯狂地飘动,只能熟视无睹先不顾及了,留待明天一早再来细细品味。天边已经越来越红了,还是直奔主题,登上主殿吧。跨过最后一道阴冷的高门,眼前豁然开朗,人声鼎沸。突然觉得自己处于底层地狱一般,几乎所有的人都高高在上,声音都是从上面泻下来的。好几十米高的中央主塔殿顶上站满和坐满了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人们兴奋地朝西眺望。还有N多人,各种肤色的,各种体形的,象蠕虫一样四肢并用地顺着天梯往上攀登。东西南北应该有八座天梯,不断有人向上去,热闹非凡。人群中不时爆发出掌声,对勇猛向上成功登顶的勇士给予祝贺。说实话,这真的是非常危险的一个地方,那些身材肥硕的老外简直是四肢加大腹软乎乎地匍匐上去的。更让人惊异的是,不少洋娃娃们,大约是四五岁的,都勇者无惧地活跃在天梯上,胆大的还不时向下张望,嘲笑慢悠悠的父母们。

登上主殿后,细细地欣赏环绕四周的回廊,在透过空洞的窗棂斜洒过来的夕照下,浮雕上的仙女飘逸的丝带,轻盈的舞姿,安祥的笑容静静地把我的思绪带回了千年之前的古印度教时代。时光斗转,光阴流逝,这一段时光回廊,映出人生轮回。绕到主殿的西头,终于可以看到在远处绿林之中,日薄西山的景观。坐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着周围塔殿呈现铜绿色的斑驳塔身,陆续不断地向上攀爬的人们,猛然感到其实吴哥日落的主角不是景,不是夕阳,而是这些争先向上的人们,乐趣不在于赏到日落,而在于登临高处之前的过程。

下塔的路线有两种,一是走西面的爱情梯(一法国人因其夫人跌落天梯命殒于此而捐资建造的),因有扶栏,比较安全,但排队等侯的人太多了,或是走其它几个上来时的天梯,当然下楼远比上楼难,且恐怖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