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 cannot access WD Mybookworld CIFS share problem resolved

我有一台 Windows 10 家庭版的电脑,无法访问 WD Mybookworld CIFS。具体症状是访问 \\wd_ip_address 就被拒绝,但该 IP 地址可以被 ping,也可以访问 WD Mybookworld 的 web UI。

为了找出问题所在,我进行了完整的交叉替换测试。我先试着用它借用一个 IP 访问 WD Mybookworld CIFS,被拒绝,该 IP 在其他电脑上使用正常;然后用它来访问同一网络内的另一台 NAS 下的 CIFS,这是一台自建的 NAS,装的系统是 FreeNAS,可以访问;接着用另一台 Windows 10 家庭版的电脑访问了 \\wd_ip_address,也能访问。所以问题仅限于一台特定的电脑访问特定的 NAS,查看了 WD Mybookworld 里的设置,没找到能拒绝特定 IP 访问的设置,即使有,似乎也不太可能做过这样的限制。

找啊找,最后发现是 Windows 10 “SMB 1.0/CIFS File sharing support” 被关闭了,需要在控制面版 >> 程序和功能 >> 启用或关闭 Windows 功能里重新启用。估计 WD Mybookworld CIFS 用的是 SMB 1.0,而 FreeNAS 用了更高版的 SMB,所以这个 Windows 共享文件夹的问题只影响了特定的机型。

我还是不懂怎么就把这一台 Windows 10 “SMB 1.0/CIFS File sharing support” 给关闭的,反正感觉 Windows 10 毛病挺多的。

List all orphaned files in Google Drive

我们办公室里曾经用 Google Drive 做文件管理,我们需要文件共享、本地编辑、云同步这几个主要的特性。理论上 Google Drive 能做到,但实际使用中并不理想,它只有 Windows 版的同步程序,经常为一个文件同步出好几份拷贝,引起混淆。我觉得病根在于 Windows 和 Linux/Unix 文件结构的差异性,如果有 Linux 版的同步程序会好一些,可是一直没等到。

其实我也太折腾 Google Drive:我把 Google Drive Sync 安装在一台 Windows PC,设定的同步文件夹在 NAS 的 Simba 共享上(否则绕不开 Sync 对文件的权限设定,无法让多人使用)。这种非常规的设置一直用得磕磕绊绊,直到某一天,我意识到 Google Drive 不是为多人多地共享设计的,于是改用 FreeNAS。

其实今天扯远了。今天是讲我发现 Google Drive 可以列出所有的 orphaned files,搜索条件就是“is:unorganized owner:me”。这些孤儿文件就是在别人的共享文件夹创建的,在宿主文件夹被删除以后,其下的文件因属主不同不会被删除,而是成了没有宿主文件夹的孤儿。

这些文件除了在属主的帐户里搜索,没有其他办法被找到。日积月累,孤儿文件越来越多,之前一直缺少一个办法列出所有的孤儿文件,问了 Google 几次无果,搞得我都想自己写一个搜索程序(当然还没动手),今天发现有办法了。

但懂得搜索“is:unorganized owner:me”可算是高级技巧了,我觉得 Google Drive 可以搞一个类似“Shared with me”的“Orphaned”标签,或者允许删除文件夹时一并删除其下有写权限文件,不论属主(这样也是安全的——既然创建者把文件创建在共享文件夹里允许别人修改,就也应该允许别人删除)。

空白钢琴谱

老爸最近爱上钢琴。

他问我:“能不能打印几张空白钢琴谱给我?”

我答:“没问题。”

他又问:“不用我发链接给你吧?网上到处都是。”

我说:“不用。既然到处都是,那我肯定找得到。“

于是我就搜索”空白钢琴谱“,”空白钢琴谱 filetype:pdf“,”空白钢琴谱 filetype:doc“,”空白钢琴谱 filetype:docx“,确实很多地方都有,可是都要注册后才能下载,哪怕是免费,我恨注册。就这样找了一圈,还没下载到一个。

被逼得没办法了,还是不想注册。然后想到,中国的网站就爱让人注册,咱可以找国外的嘛!上 Google Translate,钢琴谱叫 piano sheet music,那就搜”blank piano sheet music filetype:pdf”,一找一个准。

真是强烈的对比。“自由、分享”,咱中国人热切盼望的,轮到自己能控制“自由、分享”时,自己又在想什么?

以后不要找了,看这里,免费、免注册下载空白钢琴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