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my kids

今天我带孩子们去 Cyclopark,有个朋友也带她的两个孩子随车同行。一路上她的孩子们不肯安稳地坐车,还时不时把安全带解开,闹个不停。不是自己的孩子,我不便管教,只是旁观,感觉朋友好有耐心,一直处于安抚模式,没有真正厉声喝止孩子。

我暗想我该感谢我的孩子们,虽然他们平时也闹,但相比之下他们好乖,或许是被我教育的结果。同时我也有一丝不安,担心他们是不是被我压制过多,抹杀了天分?我是不是要向朋友学习?

回程高速路上,她的一个孩子竟然糊涂到把车门给打开了,我被吓出一身冷汗。朋友她依然没有过多责骂,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他一句。最后,他竟然还能笑嘻嘻地说,“是我打开的”。

我顿时觉得她的安抚模式不值得我欣赏。在这种性命攸关、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的态度是极其严厉地责罚,犯一次这样的错就是极限,所以一次就要让孩子牢牢地记住。天分再重要,也要有命去承托。

Beauty Ady

小女有个跟安以轩音似的名字,但我给她取名时,我并不知道安以轩的存在,因为好久不看中国电视剧了。最近无意中发现竟然有个美女叫安以轩,而且身为圈内人士,名声却是例外地好,太让我高兴了。我衷心祝福她,当然啦,也祝福小女。

收集了几张安以轩的照片摆显摆显。我本不喜欢芳草苑太花俏,下载了 Nextgen Gallery 一直没有 activate,今天破个例——Nextgen Gallery 挺好的。

Adorable Ady

Picture 1 of 8

女儿一岁了

英国人做的蛋糕太硬,只会用icing,不好吃。所以特意去伦敦买了个中国蛋糕来庆生。

女儿的好处

今天搭老板的车回家。路上老板问我,想要个儿子还是想要个女儿?我答曰non preferential(我的回答可能有歧义,我是想说无所谓,non preferential听上去似两个都不喜欢)。老板说:女儿好,以后女儿可以帮你找女朋友。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