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孩子有信心他就能成才,对华为有信心她就能开机

Huawei Mate 9
Huawei Mate 9

我有一台华为新手机 Mate 9,半年前开了一次机,没有插SIM卡也没有关机就扔在抽屉里扔了半年多。因为 Mate 8 太强悍,丝毫没有退休的迹象,直到皮套磨得实在不成样子,想起来还是换个新机子吧。捞出 Mate 9 一看,没电并且充不进电(充电灯不亮)。网上查了一下这种症状,术语叫做慢速放电(因为没有 SIM 和 Wi-Fi)、长时间闲置而导致的过度放电,简单点说就是电池放电放到连充电的力气都没有了。解决的办法是以下几种:

  • 用电脑 USB 口充电
  • 不管有没有反应,就一直插着充
  • 长按 Power 键
  • 长按 Power 和 Volume – 两键
  • 把电池取出来充电

除了最后一种没试过,其他我都多次试过,没有用。非得送修才能开机吗?我始终觉得华为质量不会辜负善良的我,所以我就把 Mate 9 一直充电,哪怕它丝毫没有反应。直到有一天,我坐在沙发上看孩子们玩跳舞毯,刚好 Mate 9 在沙发边默默地被充电。这时我心里有一种不股哪里来的坚定的信念:华为的高端机型、又是全新的,还没开始用就去返修的几率是极小的,在我这里可以忽略,我要把她弄醒过来。手里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开始重复做以下动作:

  1. 按住 Power 和 Volume – 两键十秒钟
  2. 放开十秒钟
  3. 把 Type C 拔出来十秒钟后再插回去

不知做了几个周天,突然,Mate 9 在手心了轻微震了一下。我大喜,低头一看充电灯以 1 Hz 的频率一闪一灭,我不敢再动,任由她呼吸个把小时,再尝试开机。发现不能用 Power 一键开机,就用 Power 和 Volume – 两键强制开机。不管是一键还是两键,能够开机就是好机。这时我发现之前呼吸灯状态并没有被充电,开机以后才开始充电。充满后第一次拔了 Type C,Mate 9 突然就掉电关机,但这只是小插曲,再次开机就一次正常了。

华为果然不负我所望!

自杀乎?自杀也

【编者按】我估计是虚构的:

image

1994年美国报界评出十大最离奇的新闻。其中一件新闻是这样的:
  
这一年的3月23日,纽约警察总局的法医检查了一具尸体,得出结论:此人死于头部枪击。
  
死者名叫罗纳德·奥普斯,从他留下的遗书中得知,他本来是想从一幢十层高的楼的顶部跳下自杀的。然而,当他跳楼后身子经过第九层楼前时,一颗子弹从窗户里射出,将他当场打死。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死者和开枪的人都不知道一个情况———当时八楼正在施工,工人们在那里刚装了一张安全网,也就是说罗纳德·奥普斯如果不是被枪击而亡,他的自杀计划其实是不能如愿的。
  
然而,根据法律,一般说来,一个人如果实施有计划的自杀并且最终身亡了,即使自杀过程发生变化未能如自杀者所愿,那么依法也应该认定这个人是自杀。

可是,当警方对九楼射出的子弹进行调查后,案子的性质又有了变化。当时,九楼的一对老夫妻发生了口角,正在吵架,老先生拿出了一把枪恐吓老太太,后来又扣动了扳机,但是子弹没有打中老太太,而是从窗户飞了出去击中了罗纳德·奥普斯。根据法律,一个人如果想杀甲,却错杀了乙,那么仍然应该判这个人对乙犯了杀人罪。因此,此案应该是一桩凶杀案。
  
当老先生面临杀人罪的指控时,老先生和老太太都一致表示,他们俩当时都以为枪里面是没有子弹的。老先生解释说,用没有装子弹的枪恐吓老太太,是他许多年以来与老伴争吵时一直有的一种做法。他没有杀害老伴的意图。如果老两口的话属实,那么这就是一起误杀的案子。
  
问题的关键就是子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由什么人装进去的。警方在调查中找到了一名证人,这名证人证明在案发六周之前亲眼看到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往这把枪里面装了子弹。警方从更深入的调查中得知,因为老太太决定停止给成年的儿子经济支持,这个儿子怀恨在心,起了杀意。他知道他的父亲有用枪恐吓老太太的习惯,所以就给枪装了子弹,希望借父亲之手杀了母亲。既然这个儿子明知给枪装子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那么即使他没有亲自扣动扳机,他也应该被指控犯了杀人罪。所以,此案就成了老夫妻的儿子对罗纳德·奥普斯犯下了杀人罪。

但是,峰回路转,警方在进一步调查后发现,这对老夫妻的儿子其实就是死者罗纳德·奥普斯本人。他由于借刀杀人之计一直没有得逞,心生沮丧,于是,在1994年3月23日这一天他决定从十层高的楼顶跳楼自杀,然而却被从九楼窗户射出的子弹打死了。也就是说,罗纳德·奥普斯自己杀了自己,所以此案最后仍被认定为是一桩自杀案。

Thanks to my kids

今天我带孩子们去 Cyclopark,有个朋友也带她的两个孩子随车同行。一路上她的孩子们不肯安稳地坐车,还时不时把安全带解开,闹个不停。不是自己的孩子,我不便管教,只是旁观,感觉朋友好有耐心,一直处于安抚模式,没有真正厉声喝止孩子。

我暗想我该感谢我的孩子们,虽然他们平时也闹,但相比之下他们好乖,或许是被我教育的结果。同时我也有一丝不安,担心他们是不是被我压制过多,抹杀了天分?我是不是要向朋友学习?

回程高速路上,她的一个孩子竟然糊涂到把车门给打开了,我被吓出一身冷汗。朋友她依然没有过多责骂,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他一句。最后,他竟然还能笑嘻嘻地说,“是我打开的”。

我顿时觉得她的安抚模式不值得我欣赏。在这种性命攸关、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的态度是极其严厉地责罚,犯一次这样的错就是极限,所以一次就要让孩子牢牢地记住。天分再重要,也要有命去承托。

I hope I can live on Adsense

以前我只关注怎么用 Adwords 给 Google 送钱,没想过用 Adsense 从 Google挣钱,甚至连 Adsense 帐户都没有。我本人极厌烦一些不做内容、只做广告的网站,我甚至认为很多门户站点的广告都过多了,不屑与之为伍。

但是君子好财,最近开始在一个网页上用 Adsense 小试牛刀,Adsense 跑了 3 天,2个休息日加1个工作日,大约 £1 收入。我估计一周会有 £3 收入。一年可以养养 VPS 的费用。

我想这也不错,做几百个此类的网页,可以养老——刚看了立波秀,说一个老人到了领养老金的时候,发现可以从政府每月领 ¥3。这很可悲,中国政府靠不牢,其实英国政府也靠不牢,最好的办法就是靠自己——感慨过头了,我还没老。

Back from NCL cruise

day-01-embark-jade

Picture 1 of 30


平生第一次坐游轮旅游。第一次坐的就是个 Norwegian 公司的大游轮 Jade ——排水量 93,000 吨,沿途只见我这只就是最大的。读 Norweigian 船队介绍,只有 Epic 比 Jade 更大,有 155,000 吨。

旅行 10 天,Gatwick 飞 Rome,小巴接到 Civitavecchia, Italy (Rome 附近港口),上船;第二天在海上飘;第三天停靠 Katakolon, Greece,附近有 Olympia;第四天停靠 Piraeus, Greece, 附近有 Athens;第五天停靠 Izmir, Turkey,附近有 Ephesus,不过我们没去;第六天停靠 Istanbul, Turkey;第七天傍晚才离开 Istanbul, Turkey;第八天、第九天一直在海上飘;第十天停靠 Naples, Italy,附近有 Pompeii 和 Sorrento;第十一天返回 Civitavecchia, Italy,再由小巴接回 Rome 机场,飞 Gatwick。

沿途景色很美,但说实话,我们住在 Brighton,大海也是天天见,所以对海景有点审美疲劳。加上 Cruise 不能深度游,我总觉得不尽兴。另外,旅游经验不足,多花费了很多钱。

首先,船上卖 Wi-Fi 上网时间,250 分钟 100 美元。其实船上发射美国的 GSM 信号(船东是美国的),能用它 3G 或 4G 上网,如果有一张美国的 SIM 卡,就和在美国本土使用一样。似乎靠岸时船上的 GSM 信号是关闭的,我的 Orange 手机不断交替地收到 “You are using data in USA”, “You are using data in Europe” 的提示,最初搞得我莫名其妙——我明明在地中海,怎么说我到美国了?思考了好久问了船员才明白。所以,下次得带美国的 SIM 卡去坐美国游轮。

其次,发达国家货币兑换处汇率极差,用抢钱来形容也不为过,本币/外币一卖再一买,一个来回约 12% 就没了,而在中国一个回来损失不到 0.25%。我出发前没有准备欧元,想去下一个国家碰碰运气,结果在意大利机场兑换处一看,跟英国一样地抢钱,又忍着不换。到了希腊,更糟,因为一时找不到正规的兑换处,在一个小店兑换,100 镑才换得 110 欧元,边上有个英国游客,跟我说,这个汇率在这种小店已经算很好了,他出发前在英国兑换汇率也只是 1:1.20。我无语,当时招商银行的汇率应该是在 1:1.22 以上。到了土耳其,我终于见到了我认为合理的汇率。发达国家的金融业通常高度发达,但普通的货币兑换却是如此落后。

再次,如果目的国兑换处不能提供好的汇率,可以找 ATM 直接取现。我的 Visa Debit 卡每次取现、消费都被收取 £1.50 手续费,但汇率是相对合理的。如果单笔金额大,还是合算的。

非诚勿扰随想

看过最近一期非诚勿扰,觉得众位老师似乎有逼嫁罗蔼轩之嫌。我虽然不苟同罗蔼轩的择偶标准,但支持她坚持自己的标准。

同时我也注意到几个月来非诚勿扰的牵手成功率有所下降,这跟女嘉宾的惜售心理有关。男嘉宾总是尽一切努力展示自己,女嘉宾却可以任性地灭灯,这不公平。为了培育女嘉宾“过了这村,没了那店”的危机意识,避免她们抱着别样目的占着茅坑不拉屎,我建议非诚勿扰节目组在每期节目后搞一个末位淘汰,把人气最低的女嘉宾请下去。

这样女嘉宾就会斟酌自己灭灯的理由。同时保持非诚勿扰的高可看性——激励对称嘛。

Keep pace with Magento

I tried Magento 1.4.2.0 RC1 today, and noticed it had added “Include in Navigation Menu” option in Manage Category.

I am very happy seeing this because I made it happen before Magento did. I call it “Exclude in Top Navigation”. I also have added an option “Exclude in Sitemap” which is not available in newest version of Magento.

So, I keep pace with Magento, and vice versa?

I like Meng Fei

孟非应该出名很久了吧,只是我最近才看《非诚勿扰》才知道他。一看就很喜欢他的台型和主持风格,觉得他反应很快、用词都很恰当,对我胃口。

对我胃口,仅此而已。但最近一期他在节目中即情引用了法国哲学家狄德罗说的“在剧场、也只有在剧场,好人和恶人的眼泪才会流到一起”(我 Google 了一下,他的话与原文略有出入,但不影响理解),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看来孟非老师不是白叫的。